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社会动态

二婚儿媳受不了长年"欺压"用砖头将婆婆砸死

2018-02-02 12:31编辑:admin人气:


  婆婆看不起二婚的她,不时责骂甚至动手,丈夫也站在婆婆一边。无休止的家庭纠纷,让她作出最错误的选择——

  儿媳的“最后一搏”

警方带任国娟指认现场

  面对一起生活多年的丈夫的母亲、孩子的奶奶,究竟是怎样的仇恨,让她一步步周密筹划,最终用砖头将婆婆的头部、面部、颈部砸得血肉模糊?面对检察官的讯问,她给出的回答是:受不了婆婆长年的“欺压”。

  2017年10月,被告人任国娟被山东省济南市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同年12月27日,济南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任国娟未上诉,目前已在监狱服刑。

  院墙倒塌,意外还是人为

  2017年3月6日,在济南打工的菏泽籍农民赵勇接到妻子任国娟打来的电话,说婆婆冯雪华被院子里倒塌的围墙砸死了。赵勇突闻噩耗,几近崩溃,慌乱中要求妻子赶快打110、120求救。电话那端妻子的回答吞吞吐吐,一直说“心里害怕,不敢打电话”。拖延了好一会儿,在赵勇的一再坚持下,任国娟才拨打了报警电话。

  济南市历城公安分局接警后迅速派员赶到现场——历城区鲍山街道办事处赵家庄村一所出租房,找到了任国娟。面对警方的询问,任国娟称当天风特别大,将院子里的围墙吹倒,正好砸到婆婆身上。

  按照任国娟的说法,冯雪华系被围墙所砸,那么,她的血迹应该分布在尸体附近。然而,警方勘查现场后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不仅院子四周的墙上均有喷溅状血迹,院内其他地方也有多处血迹,有些距离尸体位置较远。警方产生怀疑,再次查验了死者尸体,发现其脸部、颈部和躯干等部位有多处被掐压的痕迹,这些痕迹很难单独由墙砖砸压造成。案发现场的种种证据表明,任国娟对婆婆死因的描述疑点重重。

  恰好,任国娟一家居住的房屋附近设有监控摄像头。为消除疑点,警方调取了冯雪华身亡前时间段的监控录像,发现任国娟曾提着一个大塑料袋从院门里匆匆走出,边走边左顾右盼,丢弃塑料袋后又急忙返回。按照录像提供的任国娟行动轨迹,警方对案发现场附近进行搜查,在一个垃圾箱里找到了那个大塑料袋,发现里面有一些衣物,其中一件染有血迹的羽绒服,正是任国娟平时穿的。

  根据初步调查掌握的情况,警方将任国娟依法传唤至派出所进行讯问。面对警方出示的证据,任国娟承认,是她用砖头将婆婆冯雪华砸死,然后伪造了院墙意外倒塌致人死亡的假现场。

  鸡毛蒜皮,怨恨点点累积

  究竟是什么样的积怨让任国娟亲手将自己的婆婆砸死?随着警方侦查的深入,案件的来龙去脉逐渐清晰起来。

  任国娟现年30岁,与赵勇结合是她的第二次婚姻,二人同居三年后因怀孕才领的结婚证。婚后的最初一段时间,任国娟与婆婆冯雪华相处还算融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婆媳之间矛盾日益增多,关系越来越紧张。两人经常因为生活琐事发生争吵,一开始小打小闹,后来升级成大打出手。每次母亲和妻子发生矛盾,赵勇从不居间调停,而是一味偏向母亲,帮着母亲向妻子施压,还多次打骂任国娟。

  任国娟为赵勇生下一子二女,本以为三代同堂,婆媳关系会有所缓和。然而事与愿违,婆婆冯雪华不但更加嫌弃她,也不肯帮忙照看孙子、孙女。几年前全家人搬到济南后,婆媳矛盾进一步加剧。因为无人照看子女,任国娟只能放弃工作,在家带孩子。冯雪华嫌弃任国娟无所事事没有收入,给儿子赵勇增加负担。更让任国娟忍受不了的是,冯雪华嫌弃她是二婚,总说她“脏”,看不起她。任国娟身在异地无亲无故,生活的压抑、内心的委屈无处排解,感到身心俱疲,最终陷入仇恨的泥潭。

  在这个家庭中,任国娟的丈夫赵勇也没能很好地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因为父亲去世早,他自小与母亲生活在一起,对母亲感情较深,觉得母亲打骂妻子没什么了不起的,妻子就该受着。冯雪华嫌任国娟二婚、生活懒散、不擅长做家务等等,赵勇不管内心是否认同,都站在母亲一边,各种帮腔,既不顾妻子的感受,也加剧了母亲的怒火。案发后接受办案检察官询问时,赵勇表示,他心里也清楚很多时候是妻子吃亏,却很少关心体贴她,觉得“打她几巴掌就能解决问题”“她慢慢就能忍过去了”。

  婆婆的责骂,丈夫的偏袒,这些来自家庭成员的精神和肉体折磨,让身为妻子和儿媳的任国娟“忍无可忍”,决定将婆婆弄死,认为这是自己走投无路的“最后一搏”。

  精心谋划,实施犯罪

  心里有了决定,任国娟开始琢磨影视剧、报纸上提到过的那些作案手法,为实施报复做着精心策划。

  长期住在一起,任国娟知道婆婆平时一般不出房间,只有在接水、刷锅的时候才出来。而丈夫会在每天上午9点钟之前出门工作,下午才会回家。任国娟决定趁丈夫外出时对婆婆下手。

  确定了作案时间,下一步怎么办呢?任国娟想到了自家小院的围墙。一家人的生活主要靠赵勇打工维持,赵勇为节省租房费用,租住了一套较为破旧的小院,院子的围墙有一部分已出现裂纹。任国娟想到,等一天风大的时候,用砖头砸死婆婆,再把院墙上的砖头扒拉下来,砸到尸体上,就可以制造出大风吹倒院墙砸死人的假象。

  为逃避侦查,任国娟模仿一些影视片段,在案发前准备了一件羽绒服和一副手套。她特地选了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因为她觉得黑色羽绒服溅上血也不容易看出来,而且那件羽绒服很旧了,扔了也不心疼。作案用的手套是她从隔壁收废品的人捡的一堆垃圾中找出来的,这样就不会留下指纹。

  尽管提前做了一系列策划,想到了各种细节,但毕竟对方是丈夫的母亲、孩子的奶奶,且每天同住一个屋檐下,心中怨恨虽深,真要将一切付诸实施,任国娟内心还是有些犹豫的。然而,案发当天婆婆的蛮横态度再次激怒了她,使她下了将婆婆置于死地的决心。

  2017年3月6日,任国娟发现当天风力较大,犹豫要不要实施计划。当时婆婆在院内水龙头处洗碗,因平时出租房有用水时间限制,她走到跟前要求婆婆让自己先接些水一会儿好用。婆婆拒绝让开,还对她一通打骂,这彻底激怒了任国娟。她不再犹豫,决定立即实施计划。

  任国娟迅速回到房间,穿上黑色羽绒服、戴好手套,返回院内,举起砖头从背后砸向婆婆头部,不顾其呼救讨饶,用砖头将其砸晕。随后,她将婆婆拖到院墙附近,继续用砖头砸压其面部、颈部,直至其停止呼吸才罢手。

  行凶后,按照之前计划,任国娟伪造了作案现场,处理了作案工具。但她精心策划的假象很快被警方识破。

  被判无期,后悔已太迟

  2017年11月24日,该案在济南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被法警带进法庭时,任国娟穿着一件深蓝色棉衣,表情木然。

  济南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任国娟与67岁的被害人冯雪华系婆媳关系。近两年来,任国娟与其丈夫赵勇、婆婆冯雪华租住在一处民房内共同生活。其间因家庭生活矛盾,任国娟对冯雪华心生怨恨,动了杀机。2017年3月6日中午,任国娟换上旧羽绒服,戴上事先准备好的手套,趁婆婆冯雪华不备,手持砖块从背后猛砸其头、面部十几下,又用手捂其鼻部、用砖头按压其颈部致被害人当场死亡。随后,任国娟将院墙上的墙砖扒倒在尸体上,报警谎称婆婆被风吹倒的墙砖砸伤。经鉴定,冯雪华系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致头皮多处碎裂、剥脱、全身多处骨折,导致大失血及创伤性休克死亡,其自身严重心脏病可加速死亡过程。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任国娟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232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庭为被告人指定的辩护人当庭辩护称,本案系家庭矛盾激化引发,被害人对于案件的发生有直接责任;被告人任国娟在公安机关认为其形迹可疑进行盘问时即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应以自首论处,请求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对于检察机关的指控,任国娟未提出任何辩解。面对法官的讯问,她情绪略显激动,不停诉说这些年婆婆对她的苛责、丈夫对她的冷落。被问到杀害婆婆的经过时,任国娟突然冷静下来,像背稿子一般叙述事件经过,平静得仿佛她只是一名旁观者。直到向她宣读被害人的死亡原因鉴定意见时,任国娟终于落下悔恨的泪水,说虽然自己这些年过得很苦,但毕竟已经过来了,杀人的行为是不应该的,自己对不起死去的婆婆,对不起丈夫,更对不起孩子。

  对于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对案件发生有直接责任的问题,合议庭认为,家庭成员之间应当长幼有序,以和为贵,互相体谅,充满亲情,而夫妻间更应视对方父母为自己的父母。本案中,尽管被害人冯雪华经常与被告人任国娟发生冲突,被告人丈夫赵勇也曾打骂被告人,但均系家庭生活琐事引发,难以将责任归咎于一方。据此,合议庭对辩护人提出被害人有直接责任的意见不予采纳。

  12月27日,济南市中级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任国娟故意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检察机关指控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任国娟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本应依法严惩,但鉴于本案系家庭内部矛盾激化引发,其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依照刑法第232条、第57条第一款、第67条第一款之规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任国娟听法官向她宣读判决书时,表情十分平静。听完后,她淡淡地说了一句:“谢谢。”

  (文中人物除任国娟外均为化名)

  案后说法

  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检察官 禚洪猛

  本案被告人任国娟不能正确处理家庭生活矛盾,遇事冲动鲁莽,置他人生命于不顾,采取极端方式实施杀人行为且手段残忍,理应受到法律严惩。

  2016年出台的我国首部反家庭暴力法指出,“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均属家庭暴力。在本案中,一方面婆婆经常辱骂儿媳发泄心中不满,另一方面丈夫怕麻烦,懒于处理婆媳矛盾,一味打压妻子。任国娟为了“大局”,为了孩子,更为了已经“二婚”的自己不再被抛弃,选择一次次忍气吞声,直到累积的负面情绪一朝爆发,终成悲剧。尽管法庭未支持辩方有关被害人责任的观点,但家庭矛盾的确是该案的导火索。

  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每名家庭成员的成长环境、所受教育、社会经历各不相同,共同生活中难免会出现矛盾。有了矛盾并不可怕,关键是用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处理。家庭成员之间要学会相互理解,彼此包容,也要学会换位思考,一味地责难,一味地忍让,只会导致矛盾的积累和加剧。同时,每一名家庭成员都要学会做一个聆听者,有什么想法及时沟通,这才是家庭和谐之道。 (山东省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检察官 禚洪猛)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ddadelhi.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82岁老人照顾痴呆妻子30年 被打被骂依然不离不弃

82岁老人照顾痴呆妻子30年 被打被骂依然不离不弃